嘻嘻阅读网
衰神王爷的小福星

衰神王爷的小福星

梅果 著
连载中
《衰神王爷的小福星》小说作者是“梅果”,小说主角是谢九欢,林得意,本书别名《衰神小王爷的福运团宠妻》,主要内容是:钱不钱的,林四少爷不在乎,可他听谢九欢说咱们,这让四少爷心里突然就欢喜起来,这姑娘在这一刻,没把他当外人呢。木冬一个人吵赢了一众围观群众,十分骄傲地挺着胸脯过来找他家少爷。结果他都走出百灵街了,也没见着他家少爷,木冬慌了。站在十字路口,木冬差点没哭出来,他把他家少爷弄丢了!
立即阅读 投诉

谢九欢:“呃,他是想去看看你家后院。”

哪有在人家里乱走的?徐大娘子气坏了,嚷嚷道:“你们到底是来干嘛的?”

谢九欢跟着林得意往后院走,一边跟徐大娘子说:“这大白天的,你大门还开着,我们能干嘛?看看又不会让你家院子少一块砖。”

徐大娘子气结,她是在心疼她家的砖头吗?

林得意走到后院,踩着靠院墙的一块湖石,林得意就趴墙头上去了。他刚才听见隔墙的人说话了,声音他很熟悉,可林得意又不敢相信,所以他要亲眼看一下。

“他是想看那头的人练武?”徐大娘子跟谢九欢站在林得意的身后,徐大娘子是完全弄不懂了,这二位到底是来干嘛的?

谢九欢挠一下头,别说徐大娘子你了,我也不知道啊。时间等得有点久了,徐大娘子都不紧张赔钱的事了,她看着站在湖石上一动不动的林得意,问谢九欢说:“不会吧,他是不是在偷学武艺啊?”

这可是犯忌讳的事。

谢九欢:“对面练武的人是谁啊?”

徐大娘子摇摇头,说:“不知道,也不是同一拨人来。再说了,我们小老百姓,关心这个做什么?我问你啊,他是不是在偷学呢?”

谢九欢:“武艺偷看就能学会了?我觉着不能,武艺要是这么好学,我要是你,我就天天扒墙头看,这么多年下来,你跟你夫君早就成武林至尊,鸳鸯双侠了。”

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?

徐大娘子完全跟不上谢九欢的脑回路,就也接不上话来。

“我过去瞧瞧吧,”谢九欢说。

徐大娘子:“那你快点劝劝他吧,偷学武艺可不好,要被人戳脊梁骨骂的。”

谢九欢:“有件事我刚才就想问你了。”

徐大娘子又警觉起来,“什么事?”

谢九欢:“你家没有水池子,也没有搞假山,为什么会摆块湖石呢?这石头又高又大的,你们不嫌它占地方?”

徐大娘子:“分家的时候分到的,总不能丢了吧?”

谢九欢:“哦哦,这样啊,那这石头应该值钱。”

徐大娘子搞不懂林得意,她也搞不懂谢九欢,问说:“你这会儿是打算跟我聊天了?”

聊什么天啊,谢九欢跑到围墙下,踩着湖石也扒了墙头,一边探头往对面的院子里看,一边小声问林得意:“你在看什么呢?”

院墙这头的院子,比徐大娘子这边的大多了,路面都是青石铺的,十分平整。既然是练武场,就不可能种什么花草碍事,院子里除了十几排兵器架,还有练力气的石锁,一张桌子,几把椅子,就再没有其他的物件了。

兵器架,谢九欢看了,好多兵器她见都没见过。

人嘛,谢九欢眯了眼仔细看,好几个年轻壮小伙呢,初春乍暖还寒的天气里,这几个小伙子竟然都光着膀子。

评论专区
发布评论
同类推荐
霍总娇妻宠上天
霍总娇妻宠上天
杜康三两
小说《霍总娇妻宠上天》中的内容围绕主角沈歌,霍霆山展开,本书原名《霍总,你的小娇妻已送达》,“杜康三两”的代表作。全文简述:说完,徐导指了沈歌,“你来试试。”袁圆这才反应过来,原来导演看的不是她,而是沈歌。她握紧了手中的剧本,但依旧保持小白花微笑。沈歌有点愣住,不过很快就调整好,“好的徐导。”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,颜允儿和袁圆都怪今天的风头被沈歌抢走了。正想着要怎么给沈歌使袢子。
太监相公超给力
太监相公超给力
火焱
人气作者“火焱”精心所编写的小说《太监相公超给力》,已经成为热门精选之作,书里的主要人物有苏囍,余烬,是改编自《农田有喜:太监相公太腹黑》,故事梗概:今天起晚了,她还得去村长家给人治病呢。村长夫人脸上的伤有了明显的成效,看到苏囍,人都和善了不少。看到她来,略带歉意的说:“那个苏囍啊,不好意思啊,婶婶不知道你还有这个本事,昨天是我太激动了,婶婶给你道个歉,你可千万别放在心上就不给我治了啊。”
穿书后她改命运了
穿书后她改命运了
咸鱼统治地球
重生复仇类型的小说《穿书后她改命运了》,是作者咸鱼统治地球独家倾力打造的,苏凡喻,冯二狗为书里的主要角色,文章改编自《穿成炮灰女配后我一心搞事业》,简介如下:就在此时,地上的陆无名倏地睁开了眼睛。“见,见鬼了!”苏凡喻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吓得往后连滚带爬好几米,惊恐地看着“死而复生”的陆无名。方才她明明确认过的,那样的伤,他早就没气了。可是此刻,陆无名竟然已经坐了起来。
王爷追妃路漫漫
王爷追妃路漫漫
流芳
《王爷追妃路漫漫》是由作者“流芳”创作编写,本书主人公是叶楚烟,厉建峰,小说别名《浴火重生,邪王追妃难》,其中精彩内容是:叶巧容不依不饶,挽着叶堂之的胳膊,撒娇说道:“爹,女儿都快十六了,女儿家,谁不想找个如意郎君。”说着,眼睛瞟着厉建峰。叶堂之连忙呵斥她闭嘴,急得直瞪眼。厉建峰听出了其中意思,但是他现在立足未稳,不能随意谈论婚嫁,不然就有结党营私之嫌,说道:“婚嫁之事还是听父母做主,差不多该散席了,正好我去找云少将军喝几杯。好久没见那小子了,约他切磋一番。”他无意再纠缠这个问题,借口离席。
举报本书
举报类型:
举报内容:
联  系 人:
联系方式:

确认举报

Copyright © 2022 ALL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