嘻嘻阅读网
病骄王爷宠无双

病骄王爷宠无双

阿璎 著
已完结
“阿璎”的代表作《病骄王爷宠无双》,楚雪棠,月季是文中的主要人物,《医女倾天下,王爷求带》是原书名。小说阅读:楚雪堇低下头咬着唇,心里不福气,你能做到的,我也能做到,更何况好在她有先见之明,买通了皇上安排在太尉府的宫女和内侍,才得知材料和整个流程。她想她能做到的。旁边的太尉差点抽死这个不省心的女儿,他真地好想把这个女儿的脑袋打开,看看里面是什么构造,怎么这么蠢呢?
立即阅读 投诉

楚雪堇冷冷得看她一眼,心里开始觉得这个从小跟她一起长大的丫鬟对她不是那么衷心了,或许她这个嫡小姐开始失势了,就连有些下人都暗暗嘲笑她了,就算她把那些下人惩罚得再如何严重,也管不住所有人的嘴。

而她有今天,都是拜楚雪棠所赐。大姐姐竟然让她忍耐,这怎么可能?

她想了想,附在月季耳边说几句话,然后对她道:“你一定把我的话带到,希望她能够帮助我。”

很快,半个月过去了,东漓的六皇子带着仆人来到了帝都。

皇上命太子以及三皇子一同迎接东漓的六皇子冷振轩,从而表达对东漓国使团的重视。

但是在朝中的官员们似乎都嗅到一股不同寻常,皇上让太子和三皇子一起去迎接使团,似乎有着一定的目的。

宴会当天,楚雪棠和楚雪鸢坐着太尉府的马车,赶到了皇宫,下车的时候,可是引得很多人的注目。

楚雪鸢是帝都第一美女,打扮得如一朵娇艳的花,啥事好看,而楚雪棠经过一段时间药物的调理,面容似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皮肤不像以前那样蜡黄,反倒是蛮白皙的,五官精致,看上去很漂亮,但是和楚雪鸢相比,似乎差了那么一点韵味,不过,这是因为楚雪棠还没有长开的缘故,再过段时日,楚雪棠的样貌可能就不比楚雪鸢差了。

在场的有些世家公子羡慕起五皇子来,觉得他这么个要死的人却还有这么个漂亮的未婚妻,真是暴殄天物。

楚雪鸢是个聪慧的,很快就察觉在场的人的看法,看到楚雪棠如此吸引别人的目光,整个人如同被丢到了油锅里,很是不舒服。

她们一同走进去,遇到了丞相的孙女秦柔柔,秦柔柔鼻孔朝天得冷哼一声,对楚雪棠很不屑的样子。

秦柔柔身边跟着一个带面纱的丫鬟,那个丫鬟看了一眼楚雪棠,便收回了目光。

“柔柔,你现在连我这个表姐也不想认了吗?”楚雪鸢轻柔道。

秦柔柔拉过楚雪棠的手,向前走着,说道:“表姐,不是我说你,你怎么会和这种人一同前来,岂不是降低身价?别忘记了,你在帝都素有嘉名,你是帝都第一美人兼才女。”

楚雪鸢看了楚雪棠一眼,发现她脸上竟然没有一丝恼意,不由得暗暗惊奇,应该是这个楚雪棠隐藏得太好,实则心里要气死了吧?

“表妹,快别这么说,大家都是一家人。”楚雪鸢假意劝道。

“哼,谁跟她是一家人。”秦柔柔万分不屑。

对于她们的对话,楚雪棠并不怎么在意,反正就算被秦柔柔这个白痴说一说,她也不会掉多少肉,她实在不理解这种精神病的思维,她从来没有伤害过秦柔柔一分,秦柔柔揪着她不放,到底是为了什么?

难道是觉得她好欺负?

那秦柔柔恐怕要失望了。

评论专区
发布评论
同类推荐
霍总娇妻宠上天
霍总娇妻宠上天
杜康三两
小说《霍总娇妻宠上天》中的内容围绕主角沈歌,霍霆山展开,本书原名《霍总,你的小娇妻已送达》,“杜康三两”的代表作。全文简述:说完,徐导指了沈歌,“你来试试。”袁圆这才反应过来,原来导演看的不是她,而是沈歌。她握紧了手中的剧本,但依旧保持小白花微笑。沈歌有点愣住,不过很快就调整好,“好的徐导。”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,颜允儿和袁圆都怪今天的风头被沈歌抢走了。正想着要怎么给沈歌使袢子。
太监相公超给力
太监相公超给力
火焱
人气作者“火焱”精心所编写的小说《太监相公超给力》,已经成为热门精选之作,书里的主要人物有苏囍,余烬,是改编自《农田有喜:太监相公太腹黑》,故事梗概:今天起晚了,她还得去村长家给人治病呢。村长夫人脸上的伤有了明显的成效,看到苏囍,人都和善了不少。看到她来,略带歉意的说:“那个苏囍啊,不好意思啊,婶婶不知道你还有这个本事,昨天是我太激动了,婶婶给你道个歉,你可千万别放在心上就不给我治了啊。”
穿书后她改命运了
穿书后她改命运了
咸鱼统治地球
重生复仇类型的小说《穿书后她改命运了》,是作者咸鱼统治地球独家倾力打造的,苏凡喻,冯二狗为书里的主要角色,文章改编自《穿成炮灰女配后我一心搞事业》,简介如下:就在此时,地上的陆无名倏地睁开了眼睛。“见,见鬼了!”苏凡喻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吓得往后连滚带爬好几米,惊恐地看着“死而复生”的陆无名。方才她明明确认过的,那样的伤,他早就没气了。可是此刻,陆无名竟然已经坐了起来。
王爷追妃路漫漫
王爷追妃路漫漫
流芳
《王爷追妃路漫漫》是由作者“流芳”创作编写,本书主人公是叶楚烟,厉建峰,小说别名《浴火重生,邪王追妃难》,其中精彩内容是:叶巧容不依不饶,挽着叶堂之的胳膊,撒娇说道:“爹,女儿都快十六了,女儿家,谁不想找个如意郎君。”说着,眼睛瞟着厉建峰。叶堂之连忙呵斥她闭嘴,急得直瞪眼。厉建峰听出了其中意思,但是他现在立足未稳,不能随意谈论婚嫁,不然就有结党营私之嫌,说道:“婚嫁之事还是听父母做主,差不多该散席了,正好我去找云少将军喝几杯。好久没见那小子了,约他切磋一番。”他无意再纠缠这个问题,借口离席。
举报本书
举报类型:
举报内容:
联  系 人:
联系方式:

确认举报

Copyright © 2022 ALL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