嘻嘻阅读网
长相思摧人泪

长相思摧人泪

千秋岁 著
已完结
《长相思摧人泪》小说是以樊哙,萧何作为主角,小说主人公是“千秋岁”,本书原名《乱世美人劫》,书中主要内容是:“人说世间多有奇女子,项籍今日算是遇上一位了!”四足落地,吕雉还未站住脚,忽觉空中闪闪烁烁,抬头望去,无数星辉自夜空中落下,不见踪影,竟是下起了百年难见的流星雨。身后已能听到追兵嘈杂的脚步声,吕雉与项籍对视一眼,身旁的面孔若隐若现,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豪迈之色。
立即阅读 投诉

紧紧抱着怀中瘦弱的身躯,原本只是想要利用这个孩子应付曹寡妇逼婚的刘邦,也忍不住动了情,不住地抚摸着刘肥的脊背,轻声安慰。

樊哙和曹参对视一眼,均动了恻隐之心,没有说什么,曹参回到车架上,继续驾着马车向沛县行去,而樊哙则返回车厢内,拿出自己的包袱四下翻找,半天找出了一件衣服,递给刘邦:“虽然大了点,好歹比他身上那几块布好些,先给咱侄子穿上吧。”

接下衣服,刘邦没有说什么,直接给已经哭昏过去的刘肥套在外面,肥硕宽大的衣袍趁得刘肥越发瘦肉不堪。

一路无话,三人紧赶慢赶,终于在夜幕降临之前到达了沛县。

城门守卫见着曹参的马车,亲热地取笑道:“曹兄弟,终于把咱们的新郎官给抓回来啦?”

“可不是。”曹参也笑着回应,“过几日请兄弟们吃喜酒。”

由樊哙死死监视着,一行四人嘻嘻哈哈地进了城,直奔曹寡妇酒馆。

而远近闻名的曹寡妇此刻一身大红衣裳,搽脂抹粉,早带着店内账房先生、小二哥、厨子一群人守候在了店外,一日没做生意了。

远远见到曹参的马车,曹寡妇喜形于色,纤手一挥:“伙计们,还不快去迎接新姑爷~”

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手下人应喝一声,大笑着一哄而上,嘴中不断嚷嚷着“欢迎新姑爷回家。”,一边包围了缓缓停下来的马车。

曹参笑眯眯双手抱拳:“曹参樊哙幸不辱命,把刘邦这小子带回来了。”

说完掀开车帘,一脸幸灾乐祸地樊哙蹦了下来,留下车内面色沉静的刘邦和还在沉睡的刘肥。

见车内竟还有个小孩儿,曹寡妇疑惑不已,望向一旁正等着看热闹的曹参和樊哙。曹参正待解释,被刘邦伸手阻止,只见刘邦轻手轻脚将睡着的刘肥放在车厢内的座榻上,小心的没有吵醒刘肥,而后下车,站在曹寡妇面前,表情沉痛。

曹寡妇待在原地,不明所以。

刘邦深吸一口气,长揖在地:“好叫夫人知晓,之前骗了夫人,其实刘邦早有婚配,还育有一子,名唤刘肥,就是车厢内的少年,前次不告而别,正是因此。”

曹参、樊哙:“...”

曹寡妇:“...”

围观群众:“...”

“车内的是你儿子?”曹寡妇收起温婉的笑容,恢复了彪悍的本性,双手叉腰瞪着刘邦,明显不信。

刘邦一本正经:“正是刘邦之子,现年已经九岁,此前一直和他娘在别处逃难,最近才寻到,是以夫人未曾见过。”

曹参、樊哙:“...不行好想笑。”

见曹寡妇还是不信,刘邦干脆叫醒了刘肥,将还迷迷糊糊揉着眼睛的刘肥叫醒,抱到曹寡妇面前,轻声问:“来,肥儿,告诉这位夫人,我是谁?”

小刘肥眨巴着眼睛,记起之前发生了什么,连忙答道:“是我爹。”

评论专区
发布评论
同类推荐
霍总娇妻宠上天
霍总娇妻宠上天
杜康三两
小说《霍总娇妻宠上天》中的内容围绕主角沈歌,霍霆山展开,本书原名《霍总,你的小娇妻已送达》,“杜康三两”的代表作。全文简述:说完,徐导指了沈歌,“你来试试。”袁圆这才反应过来,原来导演看的不是她,而是沈歌。她握紧了手中的剧本,但依旧保持小白花微笑。沈歌有点愣住,不过很快就调整好,“好的徐导。”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,颜允儿和袁圆都怪今天的风头被沈歌抢走了。正想着要怎么给沈歌使袢子。
太监相公超给力
太监相公超给力
火焱
人气作者“火焱”精心所编写的小说《太监相公超给力》,已经成为热门精选之作,书里的主要人物有苏囍,余烬,是改编自《农田有喜:太监相公太腹黑》,故事梗概:今天起晚了,她还得去村长家给人治病呢。村长夫人脸上的伤有了明显的成效,看到苏囍,人都和善了不少。看到她来,略带歉意的说:“那个苏囍啊,不好意思啊,婶婶不知道你还有这个本事,昨天是我太激动了,婶婶给你道个歉,你可千万别放在心上就不给我治了啊。”
穿书后她改命运了
穿书后她改命运了
咸鱼统治地球
重生复仇类型的小说《穿书后她改命运了》,是作者咸鱼统治地球独家倾力打造的,苏凡喻,冯二狗为书里的主要角色,文章改编自《穿成炮灰女配后我一心搞事业》,简介如下:就在此时,地上的陆无名倏地睁开了眼睛。“见,见鬼了!”苏凡喻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吓得往后连滚带爬好几米,惊恐地看着“死而复生”的陆无名。方才她明明确认过的,那样的伤,他早就没气了。可是此刻,陆无名竟然已经坐了起来。
王爷追妃路漫漫
王爷追妃路漫漫
流芳
《王爷追妃路漫漫》是由作者“流芳”创作编写,本书主人公是叶楚烟,厉建峰,小说别名《浴火重生,邪王追妃难》,其中精彩内容是:叶巧容不依不饶,挽着叶堂之的胳膊,撒娇说道:“爹,女儿都快十六了,女儿家,谁不想找个如意郎君。”说着,眼睛瞟着厉建峰。叶堂之连忙呵斥她闭嘴,急得直瞪眼。厉建峰听出了其中意思,但是他现在立足未稳,不能随意谈论婚嫁,不然就有结党营私之嫌,说道:“婚嫁之事还是听父母做主,差不多该散席了,正好我去找云少将军喝几杯。好久没见那小子了,约他切磋一番。”他无意再纠缠这个问题,借口离席。
举报本书
举报类型:
举报内容:
联  系 人:
联系方式:

确认举报

Copyright © 2022 ALL Reserved